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啊!!!!你这个死女人!!老子今天算是栽在了你手里!
 寂静的深夜里,公主和驸马的新房里却传来北堂墨的一声暴怒的粗吼。四周树枝上栖息的鸟群被惊起无数,扑啦啦的扇动着翅膀划破幽暗的夜空向遥远的天边飞去。
 “说什麽浑话,”被撕裂整片前襟的皇甫浮云气喘吁吁的从香榻上坐起身来,淩乱的发丝看上去十分狼狈。头上原本装饰得煞是华美的金步摇翠玉扣之类的早就不知道被揉搓到哪里去了,只剩下鸟窝一样的长发披垂在心口。嘴上的胭脂被男人啃得满脸都是,微肿的唇瓣不断翕合着补充稀缺多时的氧气。
 天呐!差点被他亲的缺氧而死啊。
 “是我栽在你的手里才对吧?”女人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衣服破了,只好用手臂遮住正上下晃动的酥胸。只可惜洁白的藕臂只能勉强挡得住胸前的那两点嫣红。其余的乳肉反而被皇甫浮云推挤成诱人的深沟,更让男人疯狂的想要抓在掌心里尽情玩弄。
 勾引啊——这绝对是蓄意的勾引!男人目眦欲裂。
 不过北堂墨也好不到哪去,俊顔上除了刺眼的疤痕又多了几道被女人指甲挠抓出的伤口。上半身的盘扣也完全被自己嫌碍事的全部扯毁,正好露出长着胸毛的结实胸膛。黝黑的肌肤!光瓦亮闪着金属色的野性光泽,一块块纠结偾起的肌肉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突起成骇人的山丘。此时,几绺黏着酒液的发丝正狂放不羁的垂挡在他的额前,让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更加气势逼人。
 “臭婆娘!你快放开老子!!”
 男人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吃瘪的模样像是要把皇甫浮云的骨头全部拆开来咬碎。刚才他明明还大占上风的压住她的娇躯爲所欲爲,哪知这阴险的臭婆娘不知从哪里按下一个机关。让他猝不及防遭到暗算,此时才会被四条手指粗的大铁链扣住了四肢被困于床头。只能像落入猎人陷阱中的野兽一般挣扎不休,时不时的发出震耳欲聋的暴吼作势还要扑上来。
 “你省省力气吧。”皇甫浮云看着好笑,在一边凉凉地说。但是他每吼一声,她的心里就会咯!一下。
 虽然北堂墨现在已经被固定在床头动弹不得,但是皇甫浮云光是用余光打量着他壮硕身躯就觉得煞是骇人,那一块块纠结的肌肉不断扩张和收缩看得她头皮发麻。不由得将自己的屁股向后挪了一挪离他更远一些。她可记得清清楚楚的这野男人刚才是如何如何激烈的轻薄她,又是如何如何将她摆弄得欲死不能。
 就是那两条比她的腰肢还粗的手臂刚才抱着她的身子时差点将她的骨骼勒碎!
 就是那张口吐粗言的贱嘴吻她侧脸时差点将她的耳朵啃下来!
 就是那六块硬邦邦的腹肌磨蹭着她的小腹时几乎要将她的内髒挤坏!
 这蛮子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气息太过阳刚,她从来没见过比他更像男人的男人。他吻她的动作像是在吃她,一口一口的咬着她的嘴唇用力撕扯。贪婪的长舌不顾她的反抗像刀子一样直挺挺的捅进她的口中恣意的搅动,让她舌尖全是他的味道抗拒不得。他的手指像是无坚不摧,轻易的就将她上半身的衣物撕成碎片。耳边回响着方才空气中刺耳的裂帛声,皇甫浮云只觉得与他欢爱就像是地狱一样。
 “你太不温柔了。”她忍不住抱怨。顺手将肩上厚重的长发撩到身后。
 虽然现在是深冬,但是身处室内她却觉得莫名其妙的燥热。是不是衣服穿的太多了?轻轻抹去额上诡异渗出的汗珠,皇甫浮云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老子一直都是这样上女人的,”北堂墨不屑她的抱怨,反而对她的床上爲什麽会有机关充满了疑问。
 “贼婆娘,老子问你,这铁锁链是干什麽用的?”该不会她经常被人侵犯吧?所以才常备着以防不时之需。
 不知爲什麽,北堂墨对这个猜想感到非常不悦,一怒之下更是将拴住自己的粗链拉扯得哗哗作响。
 “唔……”皇甫浮云看着他暴躁的怒脸,突然觉得被铁链拴住的北堂墨好帅好可口,刚才的反感之情一扫而空。当这一切都往她不能控制的地方发展时,她这才猛然间警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四肢也越来越无力。北堂墨强悍的男人味儿不断的飘进她的嗅觉里,让她下腹部的神经蠢蠢欲动,缓缓的沁出一股暖流。
 糟了,该不会是媚药发作了吧……
 可恶,她捂着自己的脸颊翻倒在了床榻上,难受的扭动起来。
 “喂!婆娘,你有没有听——”见她先是表情怪异的盯着他看,现在又自己躺在那里完全不理睬自己的问话。北堂墨更觉得她心中有鬼。
 有什麽事是不敢让他这个驸马知道的?尽管他不愿意娶她,但她好歹也是他的老婆。若是让他知道有人欺负她,他绝对能将那个人的脑袋扭下来当球踢。
(0.52鲜币)魔魅(限)99一夜N次娘2<H、慎入>
 “你话好多哦。”迷蒙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皇甫浮云拿开了挡在胸前的双手。她好热呐,这男人可不可以不要再说话了?
 “婆娘……你?”尽管头脑没有灵光到可以同皇甫玄紫媲美的地步,但是北堂墨也绝对不是傻子,很快便看出了皇甫浮云的异样。
 皱着一双剑眉,他抿着薄唇暗忖,看她这副反常的骚浪样……该不会是中了媚药了吧?
 “嗯……好热……”葱指不自觉的开始轻抚自己的红唇、锁骨、双肩……最后饑渴的停留在白嫩的雪峰上。皇甫浮云分别拈住两个粉色的乳头在北堂墨面前轻轻撚弄,时而用手掌抓捏柔软的乳肉。在指缝中挤出不规则的形状,让男人看的眼珠子快掉下来了。
 “你……你这是……”饶是北堂墨见惯了上阵厮杀的大场面,但是眼前这一幕活色生香的美女自慰图还是让他的声音立刻变得沙哑,连喉咙也紧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以前被绑在这里的男人都不会像你这麽吵的……”皇甫浮云微微轻喘,娇嗔着睨着眼前的男人。两个乳头早已在她的揉捏下兴奋的充血勃起,小穴里流出的淫水涓涓不息,很快就打湿了整片亵裤。
 “什麽叫以前被绑在这里的男人?”听到女人暧昧不明的话,北堂墨先是一愣,紧接着俊脸变得铁青。铁拳攥得咯咯直响,右脸上的疤痕也开始抽动。
 “你有很多男人麽?”他哑声问道,一双丹凤眼直勾勾的盯住皇甫浮云的小脸。他好想一把扼住她的颈子将她过去的风流韵事全部倾倒出来。
 他妈的!这一次真的遇上克星了!难不成他北堂墨娶个老婆竟然要比他还风流?
 “也没有很多啦……”被媚药控制住的皇甫浮云却听不出驸马声音中的怒意。单纯的以爲这个吵死人的家伙得到回答之后就会安静了。
 爲了让他快点闭嘴她诚实的答道,“但是两三个还是有的。”
 是的啊,魔夜风算一个。男宠里有两个比较喜欢的。
 “你!蕩妇!”最后一根稻草掉落下来压死了骆驼。
 北堂墨虽然表面上狂放不羁,但是内心深处还算是一个极爲传统的男人。
 因爲骨子里认同了女人以夫爲天的论调才会在刚才提出种种不平等的要求。潜意识里他就是觉得女人就应该守在男人的身边相夫教子,而男人反而可以自由自在的寻欢作乐去。却没有想到,皇甫浮云竟然在还没娶过门时就给他戴了三顶绿帽,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他奶奶的我要悔婚!老子纵横沙场这麽多年,万受不得这王八气!你给我解开这破铜烂铁,不然一会儿老子自己扯断了有你受的!”
 说着男性的躯体又开始不依不饶的挣扎起来,他天生孔武有力。绝对有这个自信扯断身上的铁链,只是要花一点时间。
 “你真不乖。”皇甫浮云歎了一口气,恍惚之中以爲自己在和男宠玩着闺房游戏。但是显然,这个“男宠”不像以前的那麽听话。
 “看着我,一会儿就给你尝。”红唇逸出银铃般的笑声,她还暧昧的朝北堂墨抛了个媚眼,看得北堂墨血脉偾张。心中的气却是越烧越旺!
 妈的!她以前也是这麽狐臊的诱惑着别的男人麽?
 心里虽然这麽想,手上也在暗暗施力挣脱锁链。可那一双原本就淫邪的丹凤眼却不由自主的死死盯住皇甫浮云此时的媚态,顺从的接受着她想给他看的一切,连眼睛都舍不得多眨一下。
 “唔……嗯嗯……”全身的雪肤开始慢慢的蒸腾上一层薄汗,因爲燥热皇甫浮云开始一件又一件的主动脱去身上累赘的喜服。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件单薄的白色亵裤。纯洁的真丝布料更衬得她体态婀娜,皮肤剔透。
 哇——好美!北堂墨不自觉的吸了吸口水,期待她的更进一步动作。
 公主原本就是金枝玉叶的角色,无论是肌肤还是相貌自然非那寻常的宫女或者花楼的鸨娘可以媲美的。而性欲强的北堂墨也多挑选那些狐媚的流俗之色,此时跟几乎全裸的皇甫浮云一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好想上她……丹凤眼里闪动着下流的光。
 北堂墨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悔婚了。现在看来,若是能天天尝到她的味儿,就是让他多替他们皇甫家卖十辈子的命他也是心甘情愿。
 “嗯嗯……好热呀……好热……”雪白的躯体像一条痉挛的蚕宝宝在香榻上蹭着身下的被单不断翻滚蠕动。她的小手不停地撚弄摩挲自己的乳头,还将手指伸进亵裤里寻找藏匿在花户之中的阴蒂来回揉弄。只可惜北堂墨只能隔着一层布料知晓里面的手指正在和敏感的贝肉进行激烈的摩擦,却不能拉下亵裤一探里面的究竟。
 天知道他现在有多麽的欲火焚身,恨不得用眼睛将皇甫浮云的亵裤烧掉。亲眼见见女人两腿之间最甜美的私处。
 “你能不能把亵裤脱了?”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你喜欢吗?”皇甫浮云笑着坐起身来抽出埋藏在亵裤里的玉手,让北堂墨看清她手指上拉出的一抹晶莹。
 “哦……”北堂墨急红了双眼。他好想尝一尝她的淫水!
 “喜欢……”他情不自禁的说。
 “那好……”女人很自然的除下仅剩的那一件碍眼的衣物并且故意放缓脱衣的动作。就是要让他急得心里冒火。
 “唔……你这个小蕩妇!”
 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一具莹彻的胴体,北堂墨呻吟着更加用力的拉扯手上的铁链。结实的链铐不留情的深陷入他黝黑的手腕勒出两道红痕。
 不管怎样,手废了也好,他今天一定要操到她!
 “你爲什麽出了这麽多汗?”皇甫浮云看着浑身紧绷的男人,不知道此时的自己对他来说是一种要他命的诱惑,反而像一只单纯的小动物一样主动摆动着微翘的臀部向北堂墨爬行过来。任自己两团柔软的绵乳在爬行的过程中左右晃动,刺激了对方的神经。
 “因爲老子想要你。”呃嗯!铁链终于被拉扯的有些弯曲。他向前伸了伸腿,希望自己能碰到她的肌肤,哪怕是一寸也好。他迫不及待的要尝她的味道。
 “是吗?你看你,出这麽多汗。”皇甫浮云不知道他的痛苦,反而更没心机的将娇躯送入他的怀中。搂住北堂墨的颈子开始舔吻他额上、脸上的汗珠。
 “嗯……你这骚货……”被那条滑溜溜的小舌不断舔着脸部肌肤,北堂墨快要发狂了。一个扭身用力的嘬住皇甫浮云的小口,将她的唇瓣再次吸吮的变形。他以爲她会痛呼着推开自己,虽然惋惜但是他实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爲。只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啃食她,吞掉她,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下用力的强奸她。
 哪知皇甫浮云媚药发作之后反而爱极了男人的野蛮,不但热情的回应着他的索吻,反而更激烈的用自己的乳房紧贴着北堂墨裸露的胸膛在上面恣意的画着圈。用乳头摩擦着她的肌肉。
 “哦……你这个骚货……是想折磨死我麽?”北堂墨情不自禁发出浓重的喘息。身下的肉棒已经完完全全的勃起胀大,将下半身的裤子顶的像小帐篷一样高。
 “我好喜欢你这身男人味哦。”皇甫浮云眯着一双醉眼,亲吻的舞步越来越淩乱。她的身子软绵绵的像一团面,嘴唇逐渐游移到北堂墨的喉结,先是舔了几下最后大口含住用力的吮弄着。
 两只不安分的小手也準确的揪住北堂墨胸前的男性乳头,一面揉撚一面用指腹在胸肌上爱抚画圈。更是挑逗的男人身下的阴茎又硬了几分。
 皇甫浮云像这样玩弄了北堂墨一会,觉得不过瘾。干脆整个人坐进他的怀中扭动,厮磨,让两人的身体不断的紧贴。
 “丫头,你……你让我好硬,帮我揉一揉。”正自玩的开心,头顶上却传来北堂墨饑渴的呻吟。
(0.78鲜币)100一夜N次娘3<H、慎入>魔魅第一卷(完)
 他快要死了。
 真的已经忍到极限了。
 再不发泄他一定会爆炸的!
 现在北堂墨虽然万分渴望丝滑的小穴能紧紧吸附住他任他抽插,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皇甫浮云肯用那双玉手帮他揉一揉也是好的。
 真可怜……呜呜……北堂墨盯着自己快要将裤子捅破的兄弟,悲哀的想。
 揉?揉哪里呀?
 听到男人的祈求,皇甫浮云歪着美丽的脑袋,不解的挪动了一下臀部。这才发现身后的臀缝已经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紧紧地抵住了。于是恍然大悟的咧开樱唇,露出开心的笑。
 原来他已经那个了啊,真是好威猛哦……
 她尝试着擡起臀部向后越过那个“帐篷”,让北堂墨的肉棒出现在她看得见的地方。
 “哇——好大好硬哦。”
 隔着裤子用纤细的指尖轻轻的抚摸刮骚着肉棒的顶端,皇甫浮云不禁发出一声喟歎。这麽大的阳具,待会一定会让她很舒服的。
 “别……别那样……呃哦!”俊脸绷得死紧,北堂墨被她逗弄的心里像被一万只蚂蚁啃咬一样又痒又麻。这小骚货,他……他会记住这个仇的!呜……能不能再用力点?
 “穿着裤子怎麽玩?”皇甫浮云隔靴搔痒了一会儿,秀眉之间的褶痕加深。
 男人的肉棒此时也是媚药发作的她最渴望的东西,不能真真切切的摸到她也很难过。于是她从北堂墨身上溜下来,动作利落的解开他的裤头用力向下一扒,顺手还将他上半身的衣服也向后剥开褪至肘部露出更多黝黑强健的肌肤。
 裤子淫蕩的挂在北堂墨的脚踝处,巨大的肉棒瞬间脱离束缚弹跳出来在浓密乌黑的毛发中赫然独立。乌紫色的棒身蒸腾着嘶嘶的热气,硕大的圆端也冒出一滴滴透明的热液,散发着男性的麝香味儿。
 “怎麽样,老子很屌吧?”看见皇甫浮云有些发傻的神情,北堂墨得意的擡臀晃动了一下腰间的阴茎差点打到皇甫浮云的娇脸。他知道很多女人见过他的巨大之后都会兴奋到害怕,不知这个臭婆娘是不是也如此?
 “天呐……我好喜欢……”讶异过后取而代之的是期待的狂喜,皇甫浮云连忙摆好姿势。像只小兽一样跪趴在他的两腿之间。见这根巨大的火杵顶天立地的矗立在她的面前,情不自禁的用小手慌忙的握住它。
 好大!好粗!两只手才能勉强圈住,望着龙头上翕合的小孔,皇甫浮云吞了一口口水。
 “喜欢还不快舔?一会儿把我折磨死了,今天晚上谁来操你?”北堂墨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阴茎发呆,无论是因爲俯身的姿势变得更大的乳房还是她身后高高翘起的雪白臀部此时对他都是一种非人的折磨。
 “嗯……”
 皇甫浮云终于开始上下缓慢的搓动起手中的棒身,柔软的指腹一次次的拂过暴起的青筋。香滑的小舌也听话的配合起手上的动作,沿着龙头处的浅沟先是迂回的舔了一遍,最后才将整个圆端全部含入在口中用舌尖敲打震动。
 “喔……好舒服……含深一点……”
 男人的气息开始随着她的动作加快,性感的粗喘从北堂墨单薄的嘴唇中汹涌溢出。被滑嫩的口腔包裹的快感虽然及不上女人的小穴,但是也勉勉强强能够暂时解渴。
 “嗯……嗯嗯……啊!”皇甫浮云越舔越热,越舔越觉得他的味道好香好好吃。北堂墨强烈的男人味儿刺激了她媚药作用的加速,只见她乖巧的用舌头将男人的整个阴茎都缓慢的舔洗了一遍,连棒身后面晃动的圆球都没有放过。却还是不能满足自己想吃男人肉棒的需求,反而让自己体内更加空虚。
 “哦……婆娘……继续……吸我……”北堂墨被她熟练的舌功伺候得浑身舒爽,强烈的快感给予他力量让他把铁链又扯开了一点。
 “唔……好的……”皇甫浮云埋下身子,更卖力的玩弄起来。
当她快速上下套弄肉棒的时候北堂墨的喘息也加快加粗。而当她只是温柔的撚弄按压他的龙头时,北堂墨也只能跟着发出欲求不满的呻吟。
 “快点……再快点!”他好舒服,恨不得就此死在她的手中。
 “真的好好吃的样子哦……”不明就里的皇甫浮云再一次将舌头覆盖上北堂墨的龙头,同时用双手抓撚着两个圆球。她只知道是因爲自己的欲望才如此对待他。而不是爲了满足男人的需求。
“好吃就含住它,吸吸它的味道……”男人眯着一双渴望的丹凤眼,邪恶的诱哄着。
“啊恩……”他舒服的昂起头,这小妮子真的将他的龙头像舔糖葫芦一样大口的整个含进。然后握紧了棒身一阵猛吸,让他自腰椎涌上酥麻的快感,差点早泄掉。
 “就是这样……吸我……用力吸……外面也不要停,继续用你的手上下搓。”
 北堂墨狂乱的揪紧两边的铁链,慢慢地,铁链已经在他的蛮力之下变了形只差一点点就能绷断了。
 “嗯嗯……嗯嗯……”女人不断的上下摆动着头部,让阴茎在自己口中进进出出。双手也不停的玩弄着两个圆球,还变换着方式对他的棒身进行揉搓。
 “唔……”绕是如此北堂墨依然嫌她动作缓慢,干脆自己摆动起腰身挺着下腹将跨间的肉棒主动顶入皇甫浮云的喉中。乌黑的毛发不断刮骚着女人稚嫩的小脸,次次顶入喉咙深处的快速抽插更是让她应接不暇的恶心作呕。
 “呜呜……不要了……”她推挤着他的小腹,想让他从自己口中抽离。眼泪不断的沁出水汪汪的大眼,他弄得她的嘴巴好酸好麻。多余的口津溢出她的嘴角,让她的身上都沾满自己的口水。
 “已经停不下来了。”北堂墨用气声在她头顶上说道,身下的动作不慢反而加快。
 “啪啪……啪啪……”圆球重重的击打着皇甫浮云的下巴,让她痛苦不堪。
 “哦!你敢咬我!”
男人突然难以置信的睁大了黑眸,瞳孔蓦地收缩。硕大的肉棒吃痛的从她口中滑出。被女人口水刷的晶亮的棒身上面还留了一个清晰地齿痕。
 “你不乖,一直戳我!”皇甫浮云不悦的将口水全部都蹭在北堂墨毛茸茸的大腿上。他的裤子还挂在脚边,发丝淩乱,火热的肉棒上沾满了女人的唾液。看上去既性感又野蛮。
 “那你就咬老子!会不举的!”北塘莫咬牙切齿的心疼着自己的兄弟。
 却见皇甫浮云睨着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望着他,身下的淫水已经泛滥,“我我……我不行了。”
 “不行了就坐上来吧。”北堂墨听见她渴望的求欢声,身下又硬了几分,兴奋的睁开半眯的丹凤眼,浑厚有力的声音里透着沙哑。
 却不料皇甫浮云没有如他所愿的将阴茎插入,反而见已经得到了他的许可,小脸上立刻展开迷人的笑意。连忙欢欢喜喜的走下床塌向不远处放在桌子上的一个盒子走去。
 “丫头,你去哪?”正等着与她交合的北堂墨眼睁睁的望着到嘴边的肥肉不翼而飞,不解的睇着她离去的身影。却发现她手中拿回一个形状长度都类似男人阳具的“仿冒品”,登时鼻子差点气歪了!
 妈的妈的妈的!!!
 她居然甯愿用那根假阳具自慰也不让他这个真男人尝到鲜!!男性尊严完全被对方践踏在脚底,北堂墨扭着气歪的鼻子恨不得一口咬死她。
 眼见她手里除了假阳具之外还有一个红色的线状的东西,北堂墨默默纳闷,那又是什麽?
 等他知晓那是什麽的时候,这红色抑精环已经被绑在了自己的阴茎上。他才脸色铁青的反应过来——
 好啊……她真行啊!不仅不让他做,还怕他看得太兴奋射出精来。竟然把给男宠戴的玩意儿套在了他的兄弟上。
 北堂墨啊北堂墨!今天若是不给这骚婆娘点顔色看看,以后就不要混了!
 “唔……嗯嗯……”皇甫浮云重新躺在床榻上,也不知羞。就当着北堂墨的面将双腿打开,自己动手拨开阴唇。让里面湿淋淋的淫水流了出来。
 北堂墨心中冒火,却难得冷静的一言不发的盯着她自己动作,因爲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麽都没用。贪婪的两道视线,穿过空气投射在女人粉色的阴部。将她完美的形状,柔软的细毛,以及花唇被分开后露出的已经动情张开的穴口尽收眼底。
 色情的抖动长舌舔去唇边爲她流出的口水,北堂墨扭着手腕,对着最后一个环扣开始缓慢的拉扯……再等一会儿就能将自己的阴茎插进去好好的捣动捣动她了!
 “唔……好舒服……”不知道男人已经快要逃脱她的掌控,皇甫浮云如愿以偿的将手里的假阳具深深的送入到自己的甬道内,饑渴的小嘴立刻将棒身咬得死紧。还一面蠕动着内壁的肌肉像吃东西一样将假阳具在小穴里吞得更深。
 “啊啊……啊啊……”她先是握着假阳具外面的手柄在小穴内缓慢的抽插几下,好让棒身沾满淫水。却不经意间碰到自己的敏感点,樱红的小口猝不及防的溢出舒爽的呻吟。
 “舒服麽?”北堂墨盯着女人淫蕩的模样,哑着声音问。
 看得见吃不着的痛苦有多深?此时北堂墨的心!
 现在的他就像是身处烈火炼狱之中,看着假阳具在女人粉色的肉穴中不断进出的频率越来越快。看着这女人竟还一边玩弄自己的小穴,一面用另一只手大力的揉抓自己的乳房。看着淫水四散溅的到处都是,她那一张酡红的俏脸上也因不断攀升的快感而扭曲。
 男人越看俊脸越红,下身越热,到最后竟像是缺氧一样大口大口起伏着胸腔开始受不了的汲取新鲜的空气。
 火热的汗珠顺着健壮的肌理不断下落,北堂墨红了双眼只觉得此情此境就像是亲眼见着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的大肉棒强奸一样。让他怎麽可能不兴奋的快要吐血?
 “唔……嗯嗯……好舒服……”皇甫浮云自己干的非常起劲,大腿分得极开,摆成漂亮的八字型。贝齿咬着下唇感受着体内不断积聚的热流。
 快了,她就快达到高潮了!
 只可惜,她只顾着自己愉快的享乐,却没有听到空气中突然响起的一道可疑的“嘎!”声。
 咬牙切齿的扔掉已然凄惨断裂的铁链,北堂墨揉着自己发痛的手腕向皇甫浮云慢慢的跪爬过去。虽然双脚仍然被拴住,但是已经无碍于他在床上做激烈的运动。
 “舒服吗?要不要我帮你?”
阴鸷的目光投在女人美滋滋的娇顔上,压抑着怒火的低沈男音幽幽的在她头顶上响起,宛如厉鬼降临。
 “啊……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啊!!”
 半梦半醒的呓语还没有说完,杏眼突然睁得浑圆。
 皇甫浮云讶异的望着在自己眼前恐怖放大的俊脸,腿间的假阳具被对方毫不留情的用力拔出丢下床去。
 他……什麽时候被放开的?她怎麽不知道?!
 涓涓的淫水一波一波的随着蠕动的穴口涌出,男人强健的身体此时正盘旋在的娇躯之上形成可怕的压迫感。
 “不用麽?”
 露出尖利的牙齿嘿嘿一笑,北堂墨不羁的丹凤眼充满了杀气,“可惜老子一向乐于助人!”说着,大手一伸,以闪电般的速度用力抓住皇甫浮云的两条长腿,强制性的挂在自己腰间。
 “喂!你要干什麽